新加坡人的国民认同

我喜欢看英国的Britain’s Got Talent (BGT,英国达人秀)这个电视节目。我非常惊讶那里有那么多不同类型的人才,而且这个节目也非常容忍那些非常低水平的表演. 我妒忌英国可以制造一片肥沃的土壤或‘优良’的环境给不同类型的人才成长。新加坡的城市发展每年都有飞一般的跃进,可是新加坡的人才土壤是不是也一样有了质的跃进?当我住在荷兰的时候,荷兰人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实际且有很多理想的民族。他们会说荷兰是个欧洲的小国家,必须学习不同的语言和有开放的思维去和其它国家竞争。荷兰人也非常容忍或喜欢一些被其他人认为是低层次的艺术展示在荷兰城市和小镇的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因为英国过去的帝国余威的影响和一些接受外来人才与移民的政策,所以对于前英国殖民地的人民来说伦敦还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城市。 这些是让阿姆斯特丹、伦敦和巴黎成为伟大的世界城市的其中因素(除了这些国家以正当与不正当手法收集的博物馆藏品)。

新加坡在英国殖民时期因为城市的发展而必须引进工人和商业活动而一直是中国和印度移民的聚居地。而现今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是按照不同时期的商业需求 ‘工业化’生产大量的‘人才’。更准确来说是人才工程化。 和荷兰人拥抱多样性的不同,新加坡人一般跟随着政府的语调说必须保持统一的目标前进。用不同的角度去诠释一个成功的城市发展,新加坡人和新加坡政府的这些见解和政策或许是是对的。 因为新加坡没有悠久的历史,也受制于新加坡政府推广多样性政策的局限性,新加坡人还在找寻对自己国家的国民认同。我认为新加坡的一些寻找一种身份认同的举措不是走在往一个伟大国家的路上。 让我用几个国家的电影制作来阐述我的一些观点。我喜欢宝莱坞的电影,印度的电影里总是很多人到处跳舞和歌唱的美好画面,可是这不是印度街道上日常见到的真实生活画面。再来就是日本的电影里的有些人物总是那么可爱搞笑,人物间也有很多互动和对话。可是日本人本身是非常认真做事和有礼貌的民族。所以日本电影里的画面也不是他们日常可以见到的生活画面。很多国家的电影也是如此,有一些幻想和期待美好事物的元素在里面。新加坡电影和电视节目很多反映的就是他们真实的生活 画面,他们的沟通方式、当地的口音、一些当地会用的特别的词汇(很多马来西亚也用)、一些积极的道德观、和其它被认可是新加坡特征的元素。令人惊讶的是大家还是为这些‘特别’的新加坡特征感动骄傲。对我来说,电影就是一个反映社会活力和创造力的指标之一。

有一点我对BGT非常尊敬的是他们接受每一个人都是特别和重要的。就算Simon Cowell是节目的发起人和其中主要的评判,但是他自己一个人并不能决定所有的事。比如那两个主持人Ant和Dec也可以有自己的意见和决定。这个节目确保了有多样性的声音和意见在节目里而让观众对这个节目有更多的兴趣。一个健康的人才土壤 本来就应该是一个可以容纳有多样性的环境、文化和声音。人才多样性的发展来自于群众由下往上培养更多优秀的领袖,也从优秀的领袖由上往下去发展和培养更多多样性人才的群众。对于新加坡,和任何国家要找寻自己的国民身份的认同,他们的人民和领袖会走在怎样的往优秀国家和国民的一条道路呢?

 

祈泉
2016年6月20日于新加坡

 

加注:作者曾在伦敦住了一年,也并不喜欢那里的环境相较于阿姆斯特丹的生活环境和人。可是作者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高瞻远瞩。
picture from:

http://www.jupiterstudio.com.sg/photograph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